首页 arrow 现场 arrow 2008Montreal重金属节
新闻快讯
2008Montreal重金属节 输出PDF 打印 E-mail
作者: Administrator   
2008-06-26
这一日不仅仅是幻想,而是现实
--记2008年Montreal重金属音乐节之6月21日篇

再次睁开双眼,MAIDEN的影子依旧在天花板上方旋转,吐了整晚的胃还在翻腾... 中午十分踩着云,在炎炎烈日下,俺“飘”着就到了地铁站。长发、黑色T恤、皮靴,一个、两个、一群,意识开始随之恢复,直到跟着浩荡的黑色身影挪步到公园出口处,已是黑压压的金属党。耳畔充斥着重型的节奏,血液也在体内循环加速,环顾着所有陌生而熟悉的身影,俺的“队伍”在哪里?
Oops,两个穿着挂满Patch牛仔背心,100%回头率的Metal Fans,正是俺的同僚,从渥太华移居金属中心的Annick已与另一追随MAIDEN多年的Boston 铁杆先到一步。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身上的布标,几乎充满俺的至爱,所有的陌生感都在熟悉的乐队名中被淡化。BLACK SABBATH、TROUBLE、SAINT VITUS、PENTAGRAM、WITHFINDER GENERAL、COUNT RAVEN、CATHEDRAL、CANDLEMASS... 不计其数,原以为俺身在荒漠,却发现那只是时候未到。
铁杆金属FANS:
Image
老兄受人瞩目的背影:
Image

Montreal随时都有演出在城内各个角落举行,警察自然随处可见。但对首次举行如此大规模金属党聚会还是为之动容。从进地铁站开始,就一直有警察“同行”。其实尽人皆知,还未沾酒精和音乐的金属党相当温和。逼近公园入口,大家已进入相互搜寻、相互对望的阶段,从外貌特征、服饰开始滋润双眼。为期两天的重金属盛宴,聚集了来自北美甚至南美的老中青金属党。从T恤内容即已发现70%的人群冲着MAIDEN而来,与俺通行的有两个女儿的Boston老兄自83年开始看MAIDEN演出,他自豪地宣布,这已是第11次看MAIDEN的演出,对于他来讲,每一场都如新,每一场都让其完全投入,看着眼前的阵势,俺相信多数人都血液澎湃。

当然不得不提,Montreal为世界十大美女之都,养眼 Metal Girl 不计其数,长发披肩、丰胸翘臀、子弹腰带、手链项链、各种文身... 只为这天放送。听口音80%来自Quebec,也只是猜测一下,当天到场有2、3万人,心理揣摩着本地有多少听METAL的人。
进场前两处警察检查携带物品与门票,所有食物需丢弃、所有水瓶需扔掉瓶盖以防被作为凶器(谁不知把盖放在兜里),之前俺已被朋友严重警告带了“专业”照相机(其实因老而大显得,俺已抱怨FAN一年之久)和摄像机(用脚想也知道俺没买个好相机罢了)要被迫存放,大家要求俺装作不会英语滥竽充数。谁知!只因没啥亚洲人到场,警察好奇,光盯着俺看,没检查“装备”,甚至没查俺门票,俺就晃啊晃进了场,象个游神,看来昨晚没白吐一晚。于是,这门票被变卖成Annick当晚的啤酒和俺的胃药。

近观舞台:
Image
远观草坪:
Image
长发哈根达斯小哥:
Image
千真万确有美女,只是当时忘了照,这是随行一MM的照片:
Image

在俺们到场前MAIDEN的贝司手Steve的闺女Lauren Harris已经上演,MYSPACE上听过其歌曲实在没啥力量,估计那时段正赶上俺游走街头,不听也罢。等俺们进场后,第一支即为OVERKILL,这支经典Thrash的出场算是带动了不少正处于精力充沛时段的年轻人,对于俺这个没听多长时间的“幼仔儿”来说,是那轰轰的riffs将俺拉到人群中,OVERKILL的现场巨给劲,追随着怒有弹性的鼓点自始至终头在甩,要不是倒霉的书包粘在身上,俺早就冲到前线去了。Thrash Metal与众不同的魅力在于让你疯狂,让你有纵身跳入不计后果的冲动,快猛有力,而现场则打开这个漩涡,给予你纵身的机会。俺不是OVERKILL的铁杆FANS,但经典的现场歌曲”Elimination”还是知道的,Bobby的声音有一种被充电而且邪恶的感觉,而且能完全渗进其音乐中,其声音更是穿透俺们的伴声,爆发出的激情与愤怒在这首歌结束后,俺们的双手一支挥舞在上空。其它歌曲叫不出名来,不过一首朋克歌曲不知道是不是”Old School”令人欢喜万分,顿时四周尘土飞扬,还有最后的一首”Fuck You”也是很朋克的歌曲,也是唯一俺能跟上的歌,方知道,跟唱才能完全让你投入到音乐中,那叫一个抒情啊,与朋友们还有周围黑色人群高声嚎叫,那一刹人乐融合,什么照相啊、摄像啊早见鬼去了。
OVERKILL:
Image
Image

这边OVERKILL高叫着结束了,那边来自温哥华的Heavy Metal乐队3 INCHES OF BLOOD叫嚣着开始了,乐队很冲,吸引了不少年轻的FANS,俺们显然利用这30分钟在草坪上休息一下,而我今天的目的很明确,OVERKILL、MASTONDON、IRON MAIDEN。这个周末的阳光很重,摄取不少水分,所有现场的水3.75加元一瓶如抢劫一般,依旧是浩瀚长队,还好厕所没有3.75一次,否则女生也只好随处留踪了。啤酒则是5元多没商量,众人疯狂购买,除了俺这个呕吐患者变态地盯着每个人的啤酒,估计在场没人不散发啤酒的芳香。躺在草坪上听着震荡在耳边的音乐,遮住所有四周浓重口音的法语,幻想着所有ADP的哥们就在身边,将是怎样情境。

MASTODON则仿佛轰炸机,完全给俺带来不同的感受,无论专集还是现场他们的音乐都是不一般、复杂而出其不意,虽然同行的几人并非都喜欢,俺的金属迷同事也不屑此乐队,但俺是摇头晃脑、欣喜若狂地接受了MASTODON的现场洗礼,他们如风卷着沙砾铺天盖地,如无数触角将你裹进怀里挤压你,碾磨你,而不喜欢这种沙砾原始质感的人,很容易形成听觉疲惫,甚至睡着。就象俺看MARILY MANSON第二排竟然昏昏欲睡,估计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思。但说也奇怪有许多喜欢METALCORE、HARDCORE的人也异常喜欢MASTODON的歌,音乐这玩意真是如神经触角般,无处不及,又不知何知就给碰上了。
MASTODON:
Image

最后的炎热在垃圾音乐DETHKLOK的到来后如加了盐,撒在了众人的身上,漫长,渐渐穿过毛孔,在进入血管前,太阳落山了。而俺这个不能吃喝的人,被喝晕的哥们姐们东拉西扯,几杯啤酒下肚的金属FAN们已经开始显露出本色,有些胡言乱语的趋势,个别傻笑乱转,或疯丫头四处乱抱的现象。这里的金属女明显疯狂过男性(的确与MONTREAL地带女性强势于男性比较匹配),即使露天厕所只供男士使用,俺们的姐们也要上去实验一下。简单介绍一下这种设施,一个圆台被隔成三块,形成三个角落,男士可站在上面面朝内放水,其他人则从容穿过,俺十分想照相留念,只可惜FAN的破机器耗时太久,被迫改用摄像机摄下。在被暴打之前,MAIDEN音乐响起,俺被醉熏熏的姐们拉进人群。
等待IRON MAIDEN:
Image

夕阳西下,人群从山坡上,四面八方汇拢到舞台前,MAIDEN的身影在众人的欢呼声下出现,而俺们在凶猛的Boston老兄带动下冒着被扁的危险杀入人群,杀到中阵,即又跟随其它醉汉杀入前列,不过俺还不想死得那么快,在Bruce挥旗上阵后带领着唱完”The Trooper”俺们退回到中阵安全地带。在整个45分钟内(大约是吧)“Fear of the Dark”、“Run to the Hills”、“The Number of the beast”、“Prowler”、“Revelation”、“Hallowed be thy name”等无一不尽现MAIDEN风采,首次原汁原味的歌曲灌入耳中,眼看着Bruce奔跑在舞台上,挥舞着双手迎接四面的嚎叫,Steve脚踩扩音器面对着所有的观众,他看到之处,FANS们无不金属礼致意。而Nicko虽然始终藏在鼓后,由于距离关系看清楚,但他的鼓点始终带动着全场的人自始至终没有静站的。无论男女老幼,不论会不会弹琴,当Dave和Janick的solo响起时,无一不摆出拿吉他的姿势。
俺的至爱”Fear of the Dark”在哦哦哦的众人伴唱声中与Bruce共同唱出各自心中恐惧的黑暗,“恐惧黑暗、恐惧黑暗,我无时无刻不恐惧着,有什么就在附近;恐惧黑暗、恐惧黑暗,那是我的恐惧症,总有人在那儿”,唱着我们共同的经历,不用说乐手,即使俺自己 的汗水也如雨飘洒在空中。还有当最后MAIDEN再次出场,“Hallowed be thy name”我们在听到最初的音符就已经开始主动出击了,这才是俺真正的感觉,想起那次在京看DEEP PURPLE的现场,虽然兴奋,但完全没有融入的感觉,为何,没有跟唱啊,想象在KTV间们,兄弟姐们忘情自我陶醉的样子,这要是咱没有语言的限制,共同高唱金属歌曲,是怎样的场景,热血奔腾啊,就是当晚俺的感觉,没有功夫环顾四周,大家相互扶着前后甩着,或仰脖纵情唱着,那听了八百遍看了数十遍现场的老兄依旧完全忘我的进入状态,最终,当幕已卸下,久久不散的人群也已开始松动时,我们相互望着,仿佛从真空回到了现实。
IRON MAIDEN: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余情未了的人们在任何一个人的欢呼声出现时都会跟随着呼唤MAIDEN的名字,大家都知道能看这场演出的人有多幸运,因为这次现场MAIDEN演奏全部是经典老歌,这样的机会还会再有吗?

地铁满载着黑色灰尘仆仆的FANS驶向城市的东南西北,俺拿着个水瓶溜达在路上,哼着小曲,耳鸣阵阵想着心事。今夜看到MAIDEN演出除了每首歌变化的布景外,Bruce也在每首歌更换相应的服装,并还有巨型僵尸出现在舞台上,以及灯光变换、焰火相伴,同时俺也发现Sam躲在舞台角落拍摄人群,看来为了给IRON MAIDEN拍摄记录片,他们每场演出都在捕捉精彩瞬间。Boston老兄昨晚还在美国的Mansfield看完MAIDEN的演出,今天又追随到加拿大的Montreal,可见其倾心程度,他告诉俺们这与昨晚演出完全一样,连曲目似乎都没有区别,清一色经典歌曲。对于首次办如此规模的重金属音乐节的MONTREAL来说,虽然在调音上几次出现小的问题,但总得来说已经是成功了。
再说其他的乐队,除了Power Metal乐队 HAMMERFALL的到来给滴了几滴兴奋剂,乐队的歌曲琅琅上口象”Last Man Standing”、”Hearts of Fire”,很有力量且旋律唯美。其它如SYMPHONY X则只有挺眩的吉他solo并没留下太多的印象而Metalcore乐队HATEBREED给俺的只有折磨。那个喜欢从喉咙底部发出声音的TYPE O NEGATIVE的Steele,在唱起来歌来,声音果真象一股粘稠的水从井眼里冒出。
SYMPHONY X:
Image
HATEBREED:
Image
HAMMERFALL:
Image
TYPE O NEGATIVE:
Image

而与俺同行的几个朋友,各自口味不同,Annick忙于现场交际与散发传单经常不见影踪,Boston老哥则喜好啤酒,眼里只有啤酒和MAIDEN,俺则和另一个钟情传统厄运的哥们及其综合金属乐网站合作伙伴兼女友等小聊一阵儿,才发现同听金属乐,大家的口味差别竟然还是很大,同听厄运金属,对于他们竟不知任何关于其它厄运金属的音乐,也压根没有兴趣去理会,主要还是沉浸在老金属与传统厄运金属海洋中,之前也只对死亡金属比较感兴趣,黑金属对他们来说也仿佛沙漠地带不愿理会。而比较知名的极端厄运金属乐队LONGING FOR DAWN和近期发行过专集的TOWARDS DARKNESS则偏向于黑暗金属、其它风格,对于传统厄运这块,有鸡与鸭对话的嫌疑。

除了没有喝到啤酒,没有听到对俺来说十分特殊而精彩的”Phantom of the Opera”,对于第一次,这次金属节已然令人十分知足,外加上7月31日能Wacken再见MAIDEN,同样场面再现,将成为俺人生中第二次追随其脚步,那时的感觉应更有不同,顿时有如”The Number of the Beast”歌中唱到:“我看见什么了?我能相信这看见得吗?这(那)一晚,不仅仅是幻想,是真实的”。
最近更新 ( 2008-06-26 )
下一篇 >

 

 


 

Copyright 2000 - 2008 moldbody All rights reserved.
Moldbody
Doom Metal亚洲 开放、共享、互助的Chinese Doom Metal网站
京ICP备050787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