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久违的噩梦-自残 输出PDF 打印 E-mail
作者: moldbody   
2007-09-07
搬到A国的B城,与老公租下一个超大的公寓,他因事务繁忙,留下我独自享受B城风情与人文,不久前找到一位小姐与我分租,但我却鬼使神差继续招租,周末答应两位来看房的同中国籍男士Justin和Tierry,未想到这两位相貌平平的中国籍男士却以新同事的身份隔周出现在我的工作会议上,根据老板的概念我的小组进行了调整,面临新的课题,这两位未来的室友在当天却表现的非常激进,让我开始惶恐日后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 Johny似乎是Justin介绍的,我似乎有些恍惚了,只记得他看上去很干净,修养也不错,看人的眼神略带几分忧郁,他说他喜欢重金属,特别是恐怖电影,最重要的是他是本城人,有自己的公寓,有两个室友,而且还有房间出租。这些原因让我毫无顾忌地答应租下成为他的室友,并在当天下午欣然同意将自己的公寓转租给我的室友小姐。
黄昏时,我见到了Johny,并参观了他的公寓,这所连排别墅在当地叫Condo,看上去有五十年之久,但位置非常不错,就在市中心且安静的一条街上。他的房间在一进门正对的位置,很小,一开门就是一张象中国北方农村“炕”一样的床,与众不同的却是,打开床上方的窗,是一个露台,并通往院子,晚上躺在露台上与星空对话,十分惬意。当晚,听说可以见到另两个室友,我一直在公寓等待,Johny看我无聊,问我愿不愿意看片,当然欣喜若狂,看看本地人的口味,即使他说他只有恐怖片,我也装作毫无畏惧的样子。这部片子大概是关于一个年轻人喜谋杀并烹饪其室友的内容,有很多情节是关于如何将室友碎成颗粒,并做成三明治,汉堡,有许多特写镜头,让我一阵阵作呕,并不得不半睁双眼。
回过头没有看到Johny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四处张望他的房间,房间很小,惟独这张大床显得格外突兀。透过床缝,我惊奇地发现床下另有天地,而刚才与我聊天的Johny竟然手持利器,在不断割下自己手臂的肉,我身边的电视仍旧发出恐怖的声音,自己的胃却开始抽搐,更有些痉挛,不知觉我便挪到了床边,推开窗,惊慌失措地爬到露台,蹲在露台上,凉风吹过,更是打了一个机灵,这时窗被推开,Johny却安然无恙地问我在做什么,一阵尴尬的双目对望在开门声中结束,终于一个室友带着他的女友回来,让我轻吐一口气。
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屋中的气氛略微缓和,有要回到初始的样子,我也似乎放松了许多,坐在厅里,攀谈着,回来的室友从房间里拿出食物与大家分享,灯光从未有过的柔和温馨。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鸽子让我突然结巴地询问食物的出处,Johny家的鸽子长得都很奇怪,不爱飞,象小鸡一样在房间里走动,身上覆盖着浅浅的红色,总之也很独特。“Johny给的”!

睁开双眼,发现尿急,原来只是一个梦,却伸手可及,有很多记忆的片段十分新鲜,匆忙间,将这些片段记在身边早已备好的纸片上,发现已经有许多片段变得愈发模糊,甚至消失。前几天我还在惋惜我的噩梦缘开始消退,今天我又开始恐慌它的再次侵袭。
才刚好6点钟,时钟滴答走着,此时已经无法回忆起如何认识Johny,如何去他的公寓,公寓的布置这些部分,似乎还有后来我与Johny和他的两个室友站在卡车背后去乡间的一些镜头,却怎样也找不到关联,罢了,做在马桶上,手臂上昨天新添的割伤还隐隐做痛,伤口不深,却肿得很大。


Mold Montreal城西北公寓 清晨7点
2007-9-7
最近更新 ( 2007-09-18 )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2000 - 2008 moldbody All rights reserved.
Moldbody
Doom Metal亚洲 开放、共享、互助的Chinese Doom Metal网站
京ICP备050787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