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电梯噩梦 输出PDF 打印 E-mail
作者: moldbody   
2006-09-07
噩梦从未间断过,十分羡慕那些一觉到天亮,精神饱满、双目清澈的人。如今的我,依旧保持着做梦的习惯,虽然已没有小时候那样凶恶,或让我惊醒,但仍旧消耗了太多的精气神。前两天后半夜的一个梦,我以为象其它梦一样过几天就被覆盖了,但它依旧时不时浮现在眼前,看来只能把它埋葬在这里。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去热带海边渡假,仿佛有我的家人,偶尔身边也会出现一些不太熟悉的幻影,在一些神奇的事情发生后,一个人从大海中走出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向旅店走去。岸边的风夹杂着热气吹拂过,只想迅速回到旅店,躺在舒服的床上。鼻梁上好象架着一半茶色眼镜,世界被分成了两部分,天空与海浪是昏黄色的,而沙滩与岸边的低层旅店在炽热的阳光下,有些象走在沙漠上的感觉。脚趾踩在滚烫的沙滩上,沙很松,脚陷得也很深,周围的人擦肩而过,交谈着,欢笑着,但声音却是如此遥远,我想那可能是刚 才海浪冲击的后遗症。

旅店透露出欧式建筑独有的贵族气息,古老而高雅。旅店的大堂很小,只对着大门的就是一部有些陈旧的电梯,下意识我记得我住得房间是在三层,懒懒地挪到电梯间前,耳边传来一阵嬉笑声,两名年轻中等身材面容娇好的女子走到我的右边,看我傻傻地站着,很自然地按下了电梯钮,其实我是有些不情愿上的,看着电梯边显示器上不断下落的数字,隐约间我记得这间旅店楼层很低,可电梯似乎已经下降了许久,“叮”,电梯在三层停了一下,我的心也有些沉,“要不走楼梯”,可两条腿似乎灌了铅,看来是很疲惫了。一转眼的功夫,电梯门缓缓打开,很旧,很小,似乎只能容下四个人,两名女子还在讨论着什么兴奋的话题,嘀嘀咕咕地走了进去,看见我还在犹豫,不禁微微蹙了蹙眉,我微微有些歉意地也挪了进去。电梯门迅速地关上了,我转过头去想要按下三层,却吃惊地发现,电梯上只有两个选项,1和21,乳黄色的光从21这个按钮上射进我的眼中,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那两名女子,她们平静的出气,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我的手指停留在按键上空,有些不知所措。更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仿佛我们在教堂里看到的螺旋上升的楼梯一般,这部电梯竟然是按照螺旋的轨迹上移,我的身体很沉,随着电梯摇摆着,对面的女子还在不停地嘀咕着,时不时瞥了我两眼,却没有要搭话的意思。我的心却上浮的很快,卡在喉咙的位置,肌肉似乎也绷紧了。电梯门上方的数字不紧不慢地跳动着,似乎逐渐能听到风声,似乎越来越接近天空,我想还是快回到床上去吧,但是电梯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样子。

21层看来不是永恒的数字,我还是走到了尽头,“叮”,门开了,“我们到了,你不下吗?”其中一名女子出去时,回头对我抛下了一句话,声音出奇的冷淡,我被钉住了,我甚至害怕看她们的脸,生怕是‘画皮’般的结局,电梯外的景象也似乎是一片朦胧,过道很深,看不清尽头,我的视角被电梯合上的门挡住了。电梯按钮神奇的出现了1、3、21三个数字,我有些发抖的按下了三层,周围出气的安静,我却只能在这个铁皮里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突然,身后电梯的门猛得打开,一扭头,竟然发现从后方有一片落地玻璃迅速的向眼前推进,霎那间,身前的电梯也裂出一个门形,眼前竟然出现一个长长的轨道,通向未知的黑夜,冷风一股脑的灌进这个“通道”,身后急驰而来的玻璃,本来狭窄的电梯开始变形,骤然间,我已经站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四周都是透明的,这个被架在轨道上的房间,惨亮的白帜灯光在一望无际的黑夜中象一颗孤独的星星般,等待着某个命令,消失在眼前的黑洞中。

我几乎是在这个房间就要冲出去的那一刻,回忆起从大海中走出的一幕幕,似乎在和朋友家人吵架,似乎很愤怒,似乎在争抢什么,不停地抱怨、奔跑,直到冲进一道水帘,从大海中走出。一睁眼,闹钟显示着7点59分54秒,离起床的铃声还有6秒钟,甩了甩头,走进了新的一天。


最近更新 ( 2006-11-09 )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2000 - 2008 moldbody All rights reserved.
Moldbody
Doom Metal亚洲 开放、共享、互助的Chinese Doom Metal网站
京ICP备050787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