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rrow 失乐园 arrow 7.23必然中的偶然_Jul.23 2004
新闻快讯
7.23必然中的偶然_Jul.23 2004 输出PDF 打印 E-mail
作者: moldbody   
2006-01-11
自7月的某一天开始一场大雨至今已经无休止的期待一场淋漓酣致的雨的到来,可天空依然漂浮着厚重的迷雾,积压的分子仿佛随时降临到泥土上,潮湿而粘稠的空气附着在每一样物体上,甚至不放过你的鼻毛和那颗黑痣。
这是一个星期五,畅想的周末,每7*24小时狂野的下午,冷气室里的肉体与飞奔在旷野中的灵魂期待着完美结合的那一刻。屏幕上缓慢翻滚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身后不间断的电话声与嬉笑怒骂声合着自己小心翼翼跳动的警惕神经(这是一间充斥着销售人员的办公室,而我这不不适宜的角色不幸地被安置在其中,为了躲避闲人的追捕在我偷憩的时候都要谨慎地盯梢是否有人出现在身子背后),不时的我便要休息一下脑筋,以便进入下一个章节。说来十分可笑,这一本本与我永世相隔的哲理小说却在偶然的机缘中落入了眼帘,还记得那些通过”Friends”(一部著名的美国肥皂剧)学习英语的日子,在画画猜测小说名字这个游戏中提到了这样一本书,几个都市生活中饰演肥皂剧的年轻男女让我知道还有这样一本奇怪名字的著作存在于世,同样非常讽刺的是我周围的人很多都对这位鼎鼎大名的米兰.昆德拉有所耳闻,就这样在这个憋闷的7月,这本书将要与另一本回忆录“我们仨”共同陪伴无知的我度过心灵短暂的障碍期。
喜欢读书的人,书对他们来说就象老师,他们能记得老师曾讲过的每一种知识,也会去努力寻找与之相关的元素;热爱读书的人,书对他们来说就象朋友,当彼此面对面的时候,仿佛时间会滞留,两人似乎热切地在交流着;我,书对我来说就象是厕所的搋子,有意无意间会寻找一个合适的搋子罢了。
我喜欢外表特别的搋子,总觉得这种搋子吸力更大,就好象名字特别的书,不一定稀奇古怪,但却能莫名触动那根神经,没有翻开首页,却已经令我臣服,这时我是完全盲目的。
“我们仨”是杨绛对她逝去的三口之家的回忆,还没有看完,每晚都被突如其来的瞌睡虫与奇怪的瘙痒打断了。但是反复出现在我记忆中的是笔者的梦境,那些预兆的或者无厘的梦的片段,影响了我对白天所读的著作的看法,恰好这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人物之一特丽莎也是一位极爱做梦的女人,正好我的每一个夜晚也是在无法解析的梦境中度过,于是我们这三个女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走到了一起。
特丽莎爱书,因此即使在她见到她的挚爱托马斯的时候腋下也夹着那本“安娜卡列尼娜”,当她在那位工程师简陋的房屋内发现那本“俄谛浦斯”(当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见鬼玩意)竟感到一丝安慰并认可了与陌生男子的交欢,书对于特丽莎来说是永恒的老师,她则是那忠实的学生俯首于脚前。杨绛爱书,因此有了那个平凡又伟大的三人之家,有了她与钱钟书精神交融的爱情,有了她与女儿钱媛胜过母女的情谊,她能读懂书,创造展现她内心世界的书,她与书的才是最亲密的朋友。我与书,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贴近过,它更象是一个媒人,为我寻找合适的情人,并牵着那根红线到我的身边,于是我认识了这两个女人,因为我们的梦,没有让她们与我擦肩而过。
外面的天空被压迫的更加低沉,一场暴雨正在酝酿中,急促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2004年7月23日afternoon in the office
最近更新 ( 2006-07-15 )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2000 - 2008 moldbody All rights reserved.
Moldbody
Doom Metal亚洲 开放、共享、互助的Chinese Doom Metal网站
京ICP备050787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