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梦境_Jul.01 2004 输出PDF 打印 E-mail
作者: moldbody   
2006-01-11
镜头一:四个朋友结伴除外郊游,途径中转城市东郑,被告知有一段必经之路——一幢古宅。这一天,天阴云密,灰色的云彩压到了头顶,路上偶经几个行人,面孔模糊匆匆交叉而过,这是一幢面南被北占地数里的旧宅子,没有几层高的楼房,没有爬满青藤的石壁,一眼望去不知究竟。古宅的大门左侧有一张如狂狮怒吼的人脸,单扇石门向内敞着。 两男伴决定先行查看究竟,留一男一女在外驻守,两男伴刚刚消失在门内,见石门缓缓关上,左侧的狮脸逐渐扭曲,嘴里发出石块积压破碎的声音,我凑过去一探端倪,只预感到宅子有即将尘封于世,见那狮脸警示般告诉我如何化解这一切的方式,似乎只需要说不断的念两个字就可以恢复到寂静如初的状态,我盯着他的大口在不断的发出似两个字的模样,猜测未果。只见狮脸的大口继续张开,裂到了耳根,一个蜷缩的肉球滚了出来,宅子里继续发出轰隆做响的声音,肉球也站立起化成一个戴着耳环、顶着没有毛发的光脑壳,浑身只见一个蓝裤衩的男妖,魂不覆体的样子,两只熬红了的双眼只让人连打机灵。也许我是他看见的第一个活物,他开始向我缓慢地走来,似要令我成为第一个祭祀品。
恐惧变成了我当时唯一的念头,惊慌失措的样子,视线在狮脸与男妖之间穿梭,这时身边经过了一个大汉般的人物,在我耳边丢下了“谢谢”两个字,我突然开始撕声裂肺地狂叫“谢谢”“谢谢”“谢谢”。。。,仿佛要崩裂的狮脸有恢复的迹象,而追逐我的男妖皮肤开始收敛。歇斯底里的我在空地奔跑,大叫。。。每当他的双手将要接触到我的皮肤时,我的声音似乎都随身体开始扭曲。。。
注:我常常期待会做那些在古堡中有吸血鬼相伴的噩梦,最终发现自己只能徘徊在古宅边缘。   --Jul. 01 9:02 2004 in the off.
最近更新 ( 2006-07-15 )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2000 - 2008 moldbody All rights reserved.
Moldbody
Doom Metal亚洲 开放、共享、互助的Chinese Doom Metal网站
京ICP备050787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