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Dreaming_Apr.26 2004 输出PDF 打印 E-mail
作者: moldbody   
2006-01-11
昨夜的梦境在今晨还隐约记得,那时我悠然骑着自行车经过小街桥东侧的路边公园时,阳光与清爽的风吹走满身的疲惫,看到雨夜过后,竟相绽放的花朵,伸开双手接受我灿烂的笑容,随即也带来昨夜的梦境。两对夫妇在黄昏降临前匆忙赶往一个坐落在东海岸山坡上的村庄,西方日落留下昏黄在身后,路旁稀疏的麦子耷拉着脑袋,四人延着弯曲的小路疾行,村庄的大门若隐若现,随即牌坊般的柱状大门出现在眼前,脚下的路也已经由泥土地变成了石头铺成的干净的道路。
村庄来往的行人低头侧过,穿过村门浩瀚的晃若深渊的大海将村庄紧紧地贴在岩石边缘。四人中的向导带领我们沿左路扬长小道而行。只记得在石屋间穿梭,在卷着小浪花的礁石边暂停,幽蓝色的天空,不记得是否有星在闪耀,依稀东北方有夜间温暖的橘黄色光芒召唤。四人沿着礁石小心翼翼地前行,似乎前方也有一些夜影婆娑,在摇摆。夜已深邃,路也逼近尽头,隔水望去大约五米开外有一石桥可通往光亮之处,途中还有岩石阻断。
两对夫妇中有一人水性不好,竟也跳入水中,伸手可及的彼岸,却分明耗去了所有的精力,水域右侧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着身体,眼看着最前面向导的妻子向着岔道飘去,转瞬无影踪,男人疯狂追随,我也仿佛看见那女人幽幽地躺在一个死水潭的角落,被一柱光照射着的苍白却安详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痛苦,男人呆滞漂浮在原地,片刻,疯狂游回原地。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死水潭中躺着无数的安静的身影,还有刚才在前方摇摆的身影。
黑夜中我们摸到了石桥,湿淋淋地相互依偎着。。。6点15分,该死的电梯,在我还没有抓住那光亮时,将我拉回现实,厕所,床上,天花板,厕所,厨房,自行车。。。一天又开始了,属于我的梦境,又要在十多个小时后轮循。
--Apr.26 2004 deep night in the apt.
最近更新 ( 2006-07-15 )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2000 - 2008 moldbody All rights reserved.
Moldbody
Doom Metal亚洲 开放、共享、互助的Chinese Doom Metal网站
京ICP备05078794号